看到股价涨了600%的特斯拉 苹果也要做汽车了?

  原标题:‘苹果’汽车有戏了?

  看到一年股价涨了600%的特斯拉,壕如苹果也坐不住了。

  近日,据媒体DigiTimes报道,苹果正在建设一家汽车工厂,制定了具备初步技术规格的生产计划,并开始与全球汽车电子供应商展开初步合作洽谈。

  预计到2024~2025年,“Apple Car”就会正式亮相。与此同时,苹果目前正在与台积电合作,共同开发自动驾驶芯片。

  在此之前,据路透社报道,苹果公司已将其自动驾驶汽车部门移交给了最高人工智能主管约翰·贾南德里亚(John Giannandrea)领导。后者将监督苹果公司在自动驾驶系统方面的持续工作,并保证该系统最终可用于自己的汽车中。

  知情人士称,由数百名工程师组成的团队,在苹果前工程高管、于特斯拉供职近5年后又重返苹果的道格·菲尔德(Doug Field) 负责日常管理,现已转移至贾南德里亚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团队。此前,苹果汽车工程团队则是向苹果公司前硬件工程高级副总裁鲍勃·曼斯菲尔德(Bob Mansfield)汇报。

  但是,随着曼斯菲尔德从苹果公司完全退休,苹果汽车的业务归属和汇报再次发生了变化。或许,这一次的业务划分,更符合苹果汽车以软件带动硬件销售、以Al为核心的中期规划。

  只是,从过往苹果汽车的各种消息和变数来看,2024-2025年前,苹果汽车团队仍免不了一些波折和坎坷。

  泰坦濒临“陨落”

  2014年,苹果公司开始筹划制造自动驾驶电动汽车,以对抗特斯拉和其他汽车制造商。彼时,苹果公司内部将这一概念产品称为——一款可以“取代底特律并破坏底特律”的产品,并将项目组命名为“泰坦”(Project Titan)。

  尽管,苹果从特斯拉、大众等车企挖了不少的技术专家,并与传统整车制造代工服务商斯太尔有过一定的合作,但是在2014-2016年这两年时间内,泰坦项目运行得并不尽如人意。

  两年间,泰坦项目延续了苹果开发产品的传统方法论,喜欢控制产品的各个方面——从运行它的软件到硬件的外观。

  比如,苹果甚至考虑重新发明轮子:泰坦内的一个团队研究了使用球形轮子(像地球仪一样)代替传统轮子的可能性,因为球形轮子可以使汽车更好地横向移动。

  又譬如,他们还研究了在没有方向盘或油门踏板的情况下,重新设计汽车内饰的方法,并致力于将虚拟或增强现实技术添加到内饰显示器中。

  但是,繁琐的设计细节,拖累了项目的进度,而且一直专注消费电子业务的苹果,也低估了制造整车的技术难度。

  更致命的是,对于应该开发一款可以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,还是允许驾驶员重新控制的半自动驾驶汽车,苹果公司内部存在分歧。多年来,谷歌在自动驾驶汽车方面的努力也引发了类似的争论。但在谷歌那里,完全自动驾驶汽车胜出了。

  在此背景下,苹果造车的雄心壮志在逐渐减弱,推迟了关于打造自动驾驶汽车的部分构想,转向研究允许汽车自动驾驶的基础技术。

  2017年6月,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·库克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,苹果公司“专注于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系统”。

  彼时,在苹果设想的自动驾驶场景中,如果你想要前往某处,自动驾驶系统会规划前方的路线,以及未来需要采取的行动,类似GPS导航一样。而苹果的专利会指明下一步具体的转向操作,及采取下一步行动之前需要花费的时间。

  但是,这样一个瘦身计划,并没有让泰坦项目变得更为清晰可行。

  2019年1月,苹果宣布从自动驾驶汽车部门裁减200名员工,并将一些团队转移到公司其他部门的项目中,支持机器学习和其他计划。岗位调整的动作间,苹果似乎在加强其AI员工的地位。

  此前,库克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,自动驾驶系统是“所有AI项目之母”,也是“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核心技术”。他还将其描述为“可能是最难开展的AI项目之一。”

  虽然库克言之凿凿,但泰坦项目变动的最终原因则是,苹果的数字助理Siri虽然于2011年在iPhone 4S上发布时取得了领先优势,但跟不上亚马逊Alexa和谷歌Google Assistant之类的数字助理的进化节奏,而在与其相关,由亚马逊Echo带头的智能音箱领域,苹果也不占优。

  为此,2019年4月,苹果聘请了Google的AI负责人约翰 贾南德里亚。他在短短几个月内,重组了整个AI和机器学习团队。而且,曼斯菲尔德促成了泰坦项目从汽车开发到基础自动驾驶系统的转变。

  这,也为2020年苹果汽车团队全部划归到贾南德里亚领导埋下了伏笔。

  回首来看,苹果的抉择,与当年百度陆奇提出的“All in Al”战略、Goolgle旗下的Waymo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,都是在顶层人工智能研发的基础上,保持对自动驾驶等细分领域的渗透。

  尽管人员和业务有了一定的调整,苹果在自动驾驶和汽车领域,依旧保持着旺盛的创新力。

  比如,2019年4月,苹果公司与至少四家公司进行了谈判,寻找自动驾驶汽车中下一代激光雷达传感器的供应商。而且,苹果在评估公司技术的同时,仍在研发自己的激光雷达装置。

  而且,在裁撤了200名员工之后,道格·菲尔德领导的苹果汽车团队,也招募了一些重要员工,例如迈克尔·史威科特(Michael Schwekutsch),此前他在特斯拉负责电动传动技术。

  此外,苹果还提高了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自动驾驶测试里程。数据显示,2019年,苹果自动驾驶里程将近80,000英里,而一年前这一数据仅为800英里。

  苹果一项检测汽车挡风玻璃上裂缝的新专利示

  又譬如,苹果在2020年11月还申请了一项可以检测汽车挡风玻璃上裂缝的新专利。据了解,苹果公司的新技术将在挡风玻璃之间夹一个导电膜,通过电信号检测玻璃的完整度并完成报警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自2017年转型自动驾驶系统开始,迄今为止,苹果已经获得了100多项专利。仅2020年一年,苹果就新获专利近40项,其中涵盖了自动驾驶、电动汽车、车内软件、车身、安全保障等方方面面。

  苹果需要新故事

  泰坦项目跌跌撞撞的发展,并不能掩盖苹果在汽车领域的野心。

  苹果就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雄狮,研发专利对于它来讲,只是“餐前开胃菜”;它等待的只是一个基于汽车行业转型,全面启动汽车项目的机会。

  在过去的十年中,全球市场的电动汽车数量增长非常迅速。根据国际能源署(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)的数据,2010年,全球范围内行驶的电动汽车约为17,000辆。2020年,这一数字已上升至720万辆,其中47%的市场份额被中国市场占有。

  而且,不久前发布的《中国2035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》明确提出,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目标要到20%。如果按照国内市场每年2800万辆的销售规模,新能源汽车的数据将达到560万辆,全球范围则将超过1000万辆。

  “汽车产业在汽车电动化方面,已经达到了一个爆发的‘转折点’”,日产公司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·古普塔(Ashwani Gupta)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

  他还表示,世界各地的当局都在努力增加道路上的电动汽车数量。比如,丹麦提议在2030年逐步淘汰柴油车和汽油车的销售,而挪威希望到2025年,所有出售的新型轻型货车和乘用车,二氧化碳排放量为零。

  欧洲市场在2020年加大了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力度,而且,增加了对于充电桩的投入,英国甚至还推出了电动车绿牌政策。在中国新能源市场,随着补贴政策的退坡,市场由单纯的政策驱动,转换为消费驱动为主导的发展模式。

  在市场爆发的背景下,电动化技术的成本,也在规模效应的推动下,逐年走低;而且,类似雷达等技术部件还会在精度、体积等方面满足苹果汽车的要求。毕竟,苹果自动驾驶测试车队中的Velodyne的激光雷达单元成本高达100,000美元,太过笨重并且不易于在批量生产的车辆中使用。

  这,也为苹果重启汽车项目的最终研发,提供了助力。

  在消费电子领域,苹果刚刚在Mac产品中使用了自研的M1芯片,其性能大大超出了同等功耗下英特尔芯片的性能。2020年,苹果攀上了自研芯片的又一道里程碑。

  正如上文所述,苹果将与台积电合作,共同开发自动驾驶芯片。这种策略下,泰坦项目从现在专注软件层面的研究,走向更为底层的硬件研发,重新出发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此外,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电动汽车市场历来都是一个双边效应突出的市场。无论是消费还是生产一方的失衡,都会破坏系统的运行机制。

  苹果当年推出第一代iPhone就是在手机市场培育多年之后,以一种更为创新的姿态对市场进行了持续的收割。

  当传统和新兴车企、其他自动驾驶玩家在电动汽车、自动驾驶领域探明了充分的可行道路后,苹果汽车或许也想以后来创新者的角色,再次实现对新兴市场的占领。

  另一方面,苹果现在是美股中唯一一个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。但是风光背后,iPhone的市场份额却越来越低,今年第三季度更是狂降10.6%,从全球第三变成了第四。

  如何寻找下一个“iPhone”,并摆脱苹果多年的微创新,已经成为以库克为首的管理层多年来的心头“痼疾”。

  更为关键的是,库克在内的多位核心高管有望在苹果工作到2025年,手中的限制性股票期权将在2025年4月1日全部解禁。

  知名分析师郭明錤此前表示,苹果领先的技术优势,例如AR,将重新定义汽车,并实现与其他同行产品的差异化。随着苹果借助汽车进入庞大的汽车金融市场,苹果服务业务规模将显著增长。和当前消费电子领域的对手、汽车领域的潜在对手相比,苹果能够在软硬件、服务的整合上做得更好。

  于是,将苹果汽车量产推上日程,已经成为苹果公司、市场、股东乃至管理层多方的诉求。

  而且,在消费电子之外,汽车产业是为数不多在产业规模和业务想象空间上,值得苹果投入的产业。并且,从特斯拉的发展轨迹看,苹果汽车的新业务在资本市场充满了想象力,也有利于苹果再次讲好一个故事。

  姑且把2025年,当成苹果汽车量产的最终节点。或许届时,你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:

  “hey Siri,我用Google搜索了想要的新吉他。”

  “您要在亚马逊上订购吗?”

  “不,我想在购买前先试一下。让我的苹果汽车在门口等我,我们去音乐商店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